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 正文

两会强音 | 北京大学国际医院院长陈仲强 谈医改新趋势

发布日期:2016-03-11   作者:北京大学国际医院   浏览次数:0

 2016年3月,两会正式召开。作为集思广益、共商国是的重要平台,全国人大代表及政协委员纷纷在此期间建言献策。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大学国际医院院长陈仲强在提交议案的同时,接受了焦点访谈、央视新闻、光明网、人民政协网、新京报等多家媒体的采访,发出两会期间医疗行业代表的“强音”。

 

 

陈仲强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大学国际医院院长




焦点访谈采访现场:




光明网专题报道:



人民政协网委员会客厅直播:




新京报整版报道:


两会热点

 

北京市近期治理号贩子的系列举措备受关注,两会期间,有代表建议,患者多专家少是号贩子存在的根本原因,解决的关键还是分级医疗。

 

对话人物

 

日前,北京市卫生计生委《关于开展对医务人员通过商业公司预约挂号加号谋取不正当利益的清理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出台,明令禁止公立医院医生与商业公司合作预约挂号、加号,谋取不当利益的行为。

 

一石激起千层浪,诸多移动医疗平台被波及,“号贩子”治理问题也成为两会代表关注的焦点。近日,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大学国际医院院长陈仲强在接受新京报专访时表示,借助互联网技术,移动医疗可以成为现有医疗模式下的重要支持手段,对于众多移动医疗企业来说,除了从预约挂号、支付方式等方面切入诊疗流程外,能否真正落地至关重要。

 

多数移动医疗平台还在天上“飘”着,没有真正落地,毕竟医生与患者之间面对面的问诊过程有时不可替代,对患者来说,医生在医疗机构中的执业也让医疗行为质量可控。


移动医疗手段仍是在现有的疾病诊疗模式下对诊疗服务流程提供有力的支持,而不是替代。从这个角度来说,移动医疗的发展大有空间,因为效率的提升本身对医院的管理不可或缺。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大学国际医院院长陈仲强

 

谈平台

 

互联网可辅助现有医疗模式

 

新京报:作为医疗领域的热点话题,移动医疗也一直在争议中发展。作为医疗从业者,您如何定位移动医疗在诊疗环节中的作用?

 

陈仲强:的确,现在对移动医疗平台还有一定的争议。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互联网可以从方便就诊、疾病管理等多个方面为传统诊疗模式提供服务和支持。将其称之为移动医疗也好,互联网医疗也罢,有人提出要借此颠覆传统的医疗模式,也有人认为利用互联网技术的自身优势,可以为医疗流程再造或传统诊疗模式提供强有力的支持,我更倾向于第二种做法,互联网技术的优势可以为诊疗环节提供支持,充分利用互联网技术手段,可以为医疗服务提供强有力的支持。我个人将这种服务界定为在互联网技术辅助下的医疗服务,并非由互联网技术主导。

 

新京报:这么认为的原因是什么?

 

陈仲强:目前,我们看到了移动医疗平台在预约挂号、支付方式、自助查询检验化验结果等环节的切入,互联网手段还在帮助患者实现对个体多个健康相关因素的记录,从而能够实现对病情的追踪和疾病管理。

 

总的来说,移动医疗手段仍是在现有的疾病诊疗模式下对诊疗服务流程提供有力的支持,而不是替代。从这个角度来说,移动医疗的发展大有空间,因为效率的提升本身对医院的管理不可或缺。

 

谈转型

 

多数移动医疗没有真正落地

 

新京报:您得出上述结论是不是意味着,移动医疗的发展还面临一些问题?

 

陈仲强:可以这么说,作为一种支持手段,互联网技术可以对环节再造。目前,多数移动医疗平台还在天上“飘”着,没有真正落地,毕竟医生与患者之间面对面的问诊过程有时不可替代,对患者来说,医生在医疗机构中的执业也让医疗行为质量可控。

 

互联网具有效率高、整合性强的优势,我认为要颠覆现有医疗模式的想法有点“大”,不少移动医疗平台的现状是借助互联网平台集合所有信息,同时在线上获得一些医生资源,进而布局自己的线下医院,但这种模式忽略了一个环节,即最终对病人进行诊断的是医生,不是互联网技术。

 

新京报:大数据对于诊断的帮助呢?

 

陈仲强:虽然从理论上来看,借助大数据分析,互联网能够为疾病诊断提供数据帮助和支持,但人是一个独立个体,即便同样的疾病,不同个体的表现有所差异,甚至会影响治疗方法的选择,最终还是医生做出选择。我认同的是,借助互联网技术的支持,可以帮助医生做出更全面、更准确的诊断,但始终无法完全替代医生。

 

新京报:有业内人士认为移动医疗平台的模式对医院、医生的依赖性强,以至于受政策影响较大。在您看来,互联网能为医疗带来什么?有哪些可以有作为的空间?

 

陈仲强:互联网对于医疗的作用,我个人认为在现有医疗服务架构体系之下,仍有可为。举个例子,作为一种技术,应用于分级诊疗体系中,可以为实现社区医院和上级医院之间、医院之间的双向转诊等提供技术支持。

 

谈治理“号贩子”

 

医生业余时间问诊无可厚非

 

新京报:近期,北京市治理“号贩子”的措施相继出台,其中包括禁止公立医院医生与商业公司合作预约挂号加号等。近期,北京市卫生计生委副主任毛羽做出解读,如果利用其他多点执业形式,利用自己时间,明码标价,这和要制止的不是一回事。作为医院管理者,如何看待一系列清理“号贩子”的行为?

 

陈仲强:不管是通过号贩子还是通过互联网高价买号,都应该进行整顿。作为公立医院的公共资源,医疗服务为公众服务的属性不能改变,毕竟加号服务是对公共资源的侵占,号贩子直接变现,一些互联网平台高价加号其实就是变相倒号。医生如果在公立医院平台上,在工作时间内通过与商业公司合作的有偿预约挂号、加号服务,就是对公共资源和空间的侵占。

 

但有一点必须要厘清,要清理的服务不同于我们常见的医生利用个人时间提供的服务,两者属性不同。医生牺牲自己的业余或休息时间,通过网络平台进行咨询等服务本身无可厚非。

 

作为医院管理者,方便患者,改善患者就医体验的技术本身很重要,可以为医院所用,医院应当予以推动。从医院管理者的另一个角度来说,这种清理行为我是支持的,作为一种补充,适当放开可以考虑,本身特需服务也是一种个性化需求。用更高的价位享受更好的服务,可以展开。作为基础医疗的部分,还是应该纳入有序诊疗。虽然这两种模式从表面上来看,都是为了方便患者,方便医患之间的匹配,但还是应严格界定,谋利益的行为是否仅仅是方便了部分人,并且形成了对公共资源的侵占。

 
Docbook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5005号  Copyright © 2018 远大康程 京ICP备140058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