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 正文

分级诊疗走红的“推手”

发布日期:2016-03-11   来源:健康界   作者:白宣娇 郝兰兰(整理)   浏览次数:0

 2013年以前,两会期间很少提分级诊疗这一词,但在2014年两会期间,对分级诊疗讨论为何热了起来,并成为了2015年重头戏之一?

构建分级诊疗体系虽然一直是新医改的重要工作内容之一,但健康界小编通过梳理2009年~2014年两会期间的舆情来看,2013年以前,两会期间很少提分级诊疗这一词,直到2014年3月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首次在政府报告中提“健全分级诊疗”之后,两会代表委员对“分级诊疗”的讨论热了起来,并一直贯穿到2014年始终。

现在就让我们扒一扒,那些助推“分级诊疗”走红的“推手”们!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健全分级诊疗体系

首先肯定是国务院总理李克强。2014年3月5日,李克强总理在做政府报告时,明确提出,“扩大城市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破除以药补医,理顺医药价格,创新社会资本办医机制。巩固完善基本药物制度和基层医疗卫生机构运行新机制。健全分级诊疗体系,加强全科医生培养,推进医师多点执业,让群众能够就近享受优质医疗服务。”

其实,中国新一届领导班子走马上任之后,2013年11月,十八届三中全会关于《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也明确提出,完善合理分级诊疗模式,建立社区医生和居民契约服务关系。充分利用信息化手段,促进优质医疗资源纵向流动。

除了李克强总理,在2014年两会期间,还有以下代表委员“呼唤”分级诊疗,并给出了自己的建言,从他们的热议来看,提的最多的词是“无序就医、基层首诊”。

全国人大代表、浙江省副省长郑继伟:分级诊疗是攻克医改的有效措施

要解决公立医院改革这个医改难题,分级诊疗是解决医疗资源倒三角与医疗需求正三角之间矛盾的有效举措。

其实,完善分级诊疗模式的提法也由来已久,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定》又明确提出了。但中国一直没有真正建立起来分级诊疗体系,这主要是没有处理好有序就医与医保联网带来就医便利之间的关系,无序就医问题反而有加重趋势。

郑继伟给“分级诊疗体系”提出了具体的操作建议:要实行基层医疗机构首诊制;健全差别化支付制度;执行不同级别医疗机构不同起付标准的住院起付线政策;拉开不同等级医院医疗服务价格;试行基层医疗机构和签约医师医疗服务费用包干制度。

省长一出手,效果立马有。2014年8月,浙江省卫计委与省人社厅、省发改委、省财政厅、省物价局联合制定的《浙江省分级诊疗试点工作实施方案》正式发布,《浙江省分级诊疗服务规范(试行)》同时发布。

全国政协常委、江西省政协副主席郑小燕:建立全科医生为主的“守门人”制度

当前我国就医秩序像个倒三角形,建立分级诊疗体系,有利于促进有序就医格局的形成。还有利于促进资源整合,尝试全程医疗服务。也就是各级卫生机构依托分级诊疗机制,将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大型综合医院和专科医院等医疗终端进行有机结合,形成一个资源共享,优势互补的全方位医疗服务网络。

在具体细则上,郑小燕建议,建立社区首诊,逐步建立以全科医生诊所为主体的“社区守门人”制度。在开展县、乡、村纵向技术合作或乡村卫生服务一体化管理较好的地方,可探索在协作体系内或以乡镇为单位对门诊服务实行按人头付费。强化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的法人主体地位,切实落实用人自主权。创新考核制度,在平稳实施绩效工资的基础上,适当提高奖励性绩效工资比例,充分调动医务人员积极性。

全国政协委员、重庆市卫生局局长屈谦:推进分级诊疗法制化 推行基层首诊

屈谦在两会期间的提案就是《关于完善分级诊疗制度的建议》。

他建议,加快完善分级诊疗制度,建立“小病不出县、大病不出市、疑难重症到大型综合性医院”的分级诊疗格局。同时,在综合性大医院和基层医疗机构之间构建医疗联合体,建立多个基层卫生机构对一个三级医院的联合方式,制定分诊详规,编制标准化指南和流程,建立医疗联合体信息平台,实现各类检验结果互认、负责办理转诊手续、预约科室、医生、预排转诊床位、指导病人康复等。

其次,建议推进分级诊疗法制化,关键是建立基层转诊许可制度和医疗保险标准制度,推行基层首诊制。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朝阳糖尿病医院院长王执礼:明确各级医疗机构的分工和责任 构建有效双向转诊

明确不同层次医疗卫生机构的责任和彼此间分工协作关系,构建有效的双向转诊运行和制衡机制,使大型综合医院与基层医疗机构结成利益共同体,实现资源共享、优势互补。

全国人大代表、省苏北人民医院院长王静成:建立医联体 实现分级诊疗

改革不能单兵突进,单独把一家医院办好,反而可能产生虹吸效应,把更多的患者“吸”走,应该以市、县为主开展综合改革,通过建立医疗联合体或医疗集团实现基层初诊、分级诊疗、双向转诊,帮助患者少花钱、看好病。

全国人大代表、浙江省肿瘤医院副院长葛明华:引导患者树立分级诊疗理念

 建立分级诊疗制度,由政府牵头,以省为单位,分别制定符合不同等级医院能力的疾病诊治范围目录库,逐级大幅降低越级诊治的报销比例。同时,鼓励完善基层卫生服务机构的首诊责任制,并对基层卫生服务机构实行医保重点扶持政策,引导患者树立分级诊疗的理念。

全国政协委员、福建省福州市第二医院副院长林绍彬:做强基层医疗机构

只有基层医疗系统的实力强大了,才能逐步完善‘小病在社区、大病去医院’的分级诊疗模式。促进基层首诊、双向转诊,既能减轻大医院的压力,又能缓解民众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副院长丁洁:制定不同级别医务人员的收费标准

“分级诊疗不健全,再建多少个三甲医院能解决13亿人的看病问题?虽然目前医疗机构已经进行了评审、分级,但诊治同样的疾病时具备不同诊疗能力、医学人才机构的收费标准并无区别。这不仅导致了求医人群都涌向大医院,而且客观上抹杀了医疗机构分级的意义和作用。

首先要针对不同级别的医务人员制定不同的收费标准。其次,要积极发挥医疗保障体系的“杠杆”作用。比如,引导患者首诊或小病首先到基层医疗机构就诊,未经基层医疗机构推荐直接到高级别医院就诊的,医保拒付。这样能逐渐实现分级医疗机构的作用和优势。

结语:其实,虽然2009年~2013年期间的两会很少提到“分级诊疗”一词,但中国并没有停止试点的步伐。早在两三年前,北京、上海、镇江等地构建医联体的主要目的也是实现患者的有序流动,遗憾的是,医联体建设与医保杠杆在多数地区并未形成合力。

在2015年的全国卫生计生工作会议上,已经把大力推进分级诊疗工作,作为2015年的卫生计生重要任务之一。话说,李斌于2013年3月任国家卫生计生委主任以后,就一直强调建立分级诊疗机制,优化就医秩序。那么已经启动的2015年两会期间,代表委员对分级诊疗会有那些真知灼见,就让我们拭目以待!

 
Docbook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5005号  Copyright © 2018 远大康程 京ICP备14005854号